瓯江谣(组诗)
发布日期2016-11-21 09:48

八百里江水
习惯了咿咿呀呀,那青衣的唱腔
从百山祖深处,穿素履
踩碎步
慢条斯理地走来
 
途经宋、元的繁华
舞动的水袖,甩出一个个绕不开
流不动的结
青瓷窑里的炉火
欧冶子的宝剑
也烤不化,斩不断
 
清风撩起她的裙角
满是瓯越的褶子
一层层,熨不开
像五百年前那片涟漪
 
保守着龟壳上古老谶言的秘密
一直默默伫立
在三生石前
等候
 

老邱
 
摆渡人老邱,个矮
比码头年长
有比桨更有力的双手
传说里,他用腮呼吸
 
江在流淌
人来了,又走
老邱
把江酿成了酒
与唯一的亲人,船
举杯同庆


婆婆的钩针

 婆婆从她的藏宝盒里
找出一个宝贝,递给我
——那是被时光打磨得锃亮的一枚钩针
 
婆婆说,这钩针跟了她大半辈子
从青年到老
从喀什到云和
 
婆婆用它给孩子们
钩过毛衣、帽子、围巾,也用它
补过衣服
缝补过清贫日子的暖
 
如今,婆婆磨亮了这枚钩针
交给我
她说,有些东西
还是自己钩出来的好
 

老街
 
衣着整洁,不光鲜
步履缓慢、沉稳
 
像年迈的租父,有偏好与脾性
喜欢孩子们的玩闹
并默默陪伴,铺排场面
 
经常跟在他身后
等着他从衣襟里掏出几枚有体温的干枣
或是,一小把花生
 
我爱上了这老街
有事没事,都想“祖父”“祖父”
轻轻唤上一两声……
 

听佛
 
海,像佛祖
给世人讲述肉眼凡胎不懂的道理
 
尽管我没有三步一拜,烧香拜佛
它,依旧不厌其烦。拍岸诵经
一遍,一遍
白天,黑夜
 
对于我们没听懂的
它索性用身体把经文刻在岩石上
等有缘人,慢慢体会
 
每次来海边
我都仔细寻找那块岩石



(文/朱琳)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