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晚情结
发布日期2015-08-31 08:40

      早听朋友说村头的村晚值得一看,有许多外地游客慕名而至。而对于村头人来说,全家男女老少一道看村晚也成为正月里一家团聚的传统节目。用村头人自己的话说我们的村晚热闹劲儿也不亚于中央电视台的春晚。
       有幸与文友一道走进村头,真真实实地感受村头村晚的魅力。走进村头,夫人宫内早就挤满了前来看戏的人群。戏台是一个地方文化生活的历史见证,村头的戏台更是如此。看村晚的夫人宫,位于整个村的中心,殿内二进有一块石碑,殿碑记载于清道光十三年(1833年)。整个夫人宫坐南朝北,占地479平方米,原建筑分二进一天井两厢房。通面宽16.58米,通进深30.7米,一进为五开间,明、次间建一戏台,梢间为双层建筑,二进为三开间单层。中间设天井,两边施厢房,厢房为双层建筑,二柱各施有一木梯和一个侧门。大门为石库门,两边各施有一小门,整楼为歇山顶、小青瓦阴阳合铺而成,施有钩头、滴水。宫内牛腿、斗拱、梁架上雕有花卉动物等雕刻图案。透过时光,仿佛看到穿着长衫的老者休闲地喝茶听戏,惬意地闭上眼睛摇头晃脑地陶醉其中。夫人宫至今大体保存良好,村头人对文化生活的喜爱可见一斑。
      热闹非凡的夫人宫内,老人们笑得合不拢嘴,孩子们有的伸长了脖子等不及的样子,有的妇女则是拉着家常,有的低头看着手里的节目单,有的还不忘自豪地告诉周围的人今晚自家媳妇、女儿、老公、孙子表演的节目。近两个多小时的“村晚“,囊括了舞蹈、小品、婺剧、越剧、独唱等多种原汁原味农村文艺演出,着实让我们感受一把红红火火过大年的热闹与喜庆。
       节目新疆舞《达坂城的姑娘》,音乐响起时,台上的姑娘成为了全场的焦点。姑娘舞姿轻盈活泼,步伐轻快灵巧,无论是拍掌弹指、晃头移颈还是扬眉动目无不充满了西域风情,举手投足间可见专业的舞蹈功底。不是主持人介绍,我还以为是村里请的外援。坐在一旁的村长似乎看出了我们的想法,自豪地说:“这是我们村老修家闺女,舞跳得可好了,是专门从省城赶回来的,闺女虽然现在是城里人了,工作和家庭都在杭州,但是她没忘记我们娘家人。”
       也许是好奇的缘故,我在村民那了解到“达坂城姑娘”名叫修璐芳,从小家庭并不富裕,父母务农家里有三位体弱多病的老人。虽然家境贫穷,修璐芳的父亲精心照顾家里的老人,是村里远近闻名的大孝子。母亲被村里评为“孝敬之星”,也许是身教重于言教,从小耳濡目染,璐芳孝敬公婆如双亲,她也被评为杭州西湖区“最美儿媳”。
       村晚的节目接近尾声,一旁介绍的村民告诉我那个后排抱着孩子的妇女就是修璐芳的母亲,我凑上前去套近乎,妇女面容清秀,满脸的笑容,一看便知是农村典型的贤妻良母。说起她闺女她一脸的自豪,虽然家里原来比较困难,但是闺女很争气,从没让家里人操心,考上了杭师院舞蹈系年年拿奖学金,毕业了分配在杭州一所小学当舞蹈老师。现在她也在杭州成家立业了,这不也为人母了,她指着怀里睡得正香的外甥,虽然外甥小,回来不是很方便但是听说是村里要搞村晚,无论如何也得回家给乡亲们跳一曲的。她说女儿喜欢舞蹈还是因为小时候受到看村里的文艺演出影响。修璐芳一家记忆犹新的是1997年村里为迎接香港回归组织的晚会,他们一家都上台表演了节目。节目需要一个会跳舞的女孩,那是修璐芳第一次胆怯地上台经历,没想到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从此女孩就爱上了舞蹈,一发不可收拾。也是从那时起,女孩心中就有了一个梦想:将来成为一名真正的舞者回到村里的舞台上为大家表演。
       村里年纪大些的村民回忆从记事起村里戏台就好戏不断,六七十年代村里流行婺剧,据说是村里一个叫“驼背”和一个名叫“讨饭”的人指导下,村里组织了自己的古装木偶婺剧小组,演员都是村里喜好戏剧的村民组成。村里的越剧《碧玉簪》和婺剧《逼上梁山》等保留节目不仅在本村受到欢迎外,还在当时云和人民大会堂、云和机械厂、局村药厂、各村等演出中场场爆满,村民们看不够很多人都每场追着看。那时候急促的鼓点和响亮的锣声响起,大家都不约而同地聚到天井里翘首期盼着台上好戏快些开演,不知什么原因那些戏都百看不厌。台上的演员都是村里的左邻右舍,演着农民自编自演的节目,用现在的话说是接地气。节目排练一般是演出前两三个月就开始,村里的积极分子就是本土的编导,舞台用的服装道具都是村民们自愿集资购买,多少不等也没人计较你多我少。村里的年轻人也有趁着看戏看上自己中意的姑娘或小伙谈上对象的,村晚成了他们的“红娘”。如今村里还有由老中青艺人自发成立了木偶戏曲社团,其中年龄最大的86岁。村里人对村晚还有一种说法,村头是远近闻名的长寿村,据了解长寿的老人里大多有喜欢看戏的习惯,喜欢艺术的人心情舒畅也就自然长寿了。这个说法听起来还是有一定的道理。
       村晚对于很多村头的村民来说不仅仅是一台戏,在他们心里村晚成了一种挥之不去的情结。多少年来,回家看村晚对老一辈人来说,又找回青春的感觉;对于在外的游子来说村晚则寄托着浓浓的乡情,那是回家团聚的时刻;对于在外的学子来说村晚也是梦想开始的舞台,也是孩提时拽着大人的衣角挤到台前,或是骑在大人肩上看木偶戏的童年回忆;对于游客来说更是一张了解民俗文化的名片。柔和的灯光中尽是淡淡的年味、暖暖的亲情、浓浓的乡愁,全村男女老少一起分享着家乡年的味道。
      演出结束,还来不及卸妆的“达坂城姑娘”跑过来和村长书记说:“明年村晚,我还回来给乡亲们跳!”手里抱着熬不到节目结束早已熟睡的儿子。说不定明年长大一点的小朋友也和妈妈一样出现在村晚的舞台上。(云和所   朱琳)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